1)第一章:丢了魂儿_活人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我姓陈,叫陈九章。九章算术的九章。我是四川人绵阳小冯岗人。

  老头子说是因为在捡到我的时候他手里正拿着九章算术这本书,于是就十分不负责地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。所以我一直怀疑如果那会儿他手里拿着一本十万个为什么,他丫的会不会就把我取名叫陈十万了。

  老头子说他是在阴历七月十五的时候捡到我的,所以我随他姓陈。

  老头子是我们那的神棍,当然他自己一直吹牛逼说自己是天师。他平时就靠着附近村子里的白事赚点死人钱,有时候也偶尔客串当个风水先生啥的。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市场需要我做什么我就是什么。不过有一次他给我们村二牛指了一块风水宝地葬他娘。结果二牛两锄头下去就刨出来一个大红棺材。大家知道葬先人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挖到别人的墓穴。于是二牛气得一下就把老头子给掀沟里去。后来二牛他媳妇堵着我们家大门足足骂了三天,老头子自知理亏屁也不敢放一个。

  以后就再也没人找他看风水了。

  但是平心而论老头子还是有些本事的,这个过一会儿我们就说到了。

  其实我小时候一直都挺自卑胆小的。一方面是因为孤儿的关系,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我家老头子的职业原因,害得我在学校里一直被人嘲笑是小道士。不过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发的一件事让我改变了对老头子的印象。

  我们山里娃小时候上学都要去镇上的中心小学,一路上跋山涉水要走一个多小时。那天我和同学的三宝留在学校值日打扫卫生,等放学往家赶的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。大家知道冬天天黑的特别快,所以等我们走到村外的时候天就已经基本全黑了。不过这在我们山里也不算什么,天黑回家都正常的很。

 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心里总是慌慌的,感觉特别不踏实。要是在往常我们一路回来总能碰到几个熟人,但是今天边上黑灯瞎火的半点声音都没有,实在是瘆的慌。

  “九章你看那里有灯笼”

  走在我边上的三宝突然捅了捅我,指着路边不远处对我说道。我一看这哪里是灯笼,明明就是鬼火好吗。我们这里有规矩说不能盯着鬼火看,不然的话是要被勾魂走的。于是我连忙拉着三宝说道:“我们快点回去,奥特曼要开始了。”

  想不到我拉了一下三宝居然纹丝不动。他把我的手一摔,直挺挺地就朝那边走去了。我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铁青,好像是生病了。但是刚刚放学的时候他跟我有说有笑的,不是这样的啊。

  我一咬牙连忙就追了下去。可是这才一眨眼的工夫我就已经看不到三宝人在哪了。不过那两盏鬼火还在,我于是一脚深一脚浅地往那边走去。

  走到鬼火尽头才发现那里是一个小山包。小山包中间裂了一个洞,里面黑洞洞的。两盏鬼火就是从那个洞里发出来的,绿幽幽地特别吓人。我估计三宝是跑到这个洞里面去了。

  我从小山包上滑下来,见到前面立着一块墓碑。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嗓子眼了,这哪里是小山包啊,明明就是个坟墓啊。而且还是一个裂开来的坟墓,那鬼火就是从墓穴里发出来的。

 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了村里老人们提起过。我们村小冯岗原本是叫小坟岗,边上其实是大片荒坟。后来大家觉得这名字不吉利才改成小冯岗的。

  我这人本来就胆子小,一想到这个典故更是连寒毛也竖起来了,于是撒腿就往家里跑。但是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,心里还是不放心三宝。

  于是我蹲在那个墓穴边上轻声喊道:“三宝,你在里面吗不在的话我就回去了,晚上还要写作业呢。”

  我打定主意喊三声就好。要是他还不答应我,那我就回去了。

  连喊了三声以后没回应,于是我站起来准备回去叫人。可是千不该万不该我竟然脚底一滑,一个踉跄就掉了下去摔在墓穴里面。

  “哎呀...-->>

 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  请收藏:https://m.aacra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